陈已竹

人生就是他人。

「生活早打我们身边偷偷溜过了。」


I Like Me Better(七)

周六   18:00   BY THE LAKE


他们并肩趴在栏杆上。黑色的湖面隐约闪着一些光。


圣诞节就要到了。


「远处有一群天鹅。」


「在哪儿?」


「在那片黑漆漆的地方。」


「我没看见。」


「那是因为你站的地方太亮了。」


「你在骗我吗?」


「天鹅为什么要在冬天来到奥斯陆呢。」


「骗子。」


周围太暗了,Isak看不清Even的脸,但他觉得他在笑。


「说真的,Even。你的头脑里一直都在想这些东西吗?天鹅什么的。」


「不知道。我小时候,头发上曾经停了一只昆虫。然后我拿着玩具车在头上滚了一圈。」


「为了赶走它?」


「不。那是我新买的玩具,我想给他看看。」


「你又在骗我。」


Even转过身抵住他的额头。


「你太好骗了,我的小男朋友。」


周围很安静。他们开始接吻。


「Isak,听着。」


Even慢慢地亲吻他的脸颊和额头。


「我永远不想骗你。如果我真的这么做了,那也是因为我很在意你。」


Isak躲开他的吻,把脸埋在他的外套里。


「听起来就像大人哄小孩的把戏。」


「别说你不吃这一套。」


周三   15:00   CAFÉ


Isak已经盯着手机五分钟了,Even把咖啡推到他目前的时候他都没有回过神来。


「怎么了?」


「我爸给我发了一条短信。让我陪他过圣诞节。」


「嗯。」


「可是我妈走了之后我们就没过过圣诞节了。」


「说明你爸爸终于走出来了?」


「他?该走出来的人是我。」


「别这样说话Isak,他也许受的伤害比你更深。」


「别一副你什么都知道的口吻好吗?是他没有管她,她才会死的。」


「宝贝儿别这么大声。我们出去好吗?」


「是他,看着她走上绝路的。他才不会难过,他只关心钱。」


「嘿,放松。你太激动了。」


「你什么都不知道。你不知道一个抑郁症的母亲对他的儿子有多残忍。我永远没有能力再承受一次了。」


Even抱住他,把咖啡塞进他手里。


「你不会...再承受第二次了。」


_tbc


圣诞节真的要到了。而我们这边还是在穿短袖。喝咖啡喝到失眠。还是希望得到一两条评论。


I Like Me Better(六)

周四  18:00  CAFÉ

街灯全亮了。Isak坐在咖啡馆靠窗的位置上,望着窗外发呆,手边的咖啡已经冷了。

他按亮手机,上面安安静静,没有一条消息。他背上包推开门,夜晚湿冷的空气立刻将他裹住。

今天中午,他拒绝了Jonas的派对邀约,推迟了和Sana的小组讨论,于是迎来了第一个无所事事的夜晚。

他发现自己又走回学校,站在了储物柜前。他不抱任何希望地打开柜门,里面躺着一张薄薄的纸。

他的心跳一瞬间漏了一拍。

纸软塌塌的,像是被揉了很久。上面只有一行潦草的字。

「我很抱歉Isak,家里有点事。下一周你可能都见不到我了。但是相信我,我们不会断了联络。」

Isak说不上来看完纸条后的心情。但是他知道他希望看到的不是这个。不过他究竟需要什么呢?

纸上传来淡淡的面包的气味,他是一边吃面包一边写这句话的吗?他是什么时候把纸条放在他的柜子里的呢?既然他来了,为什么他不能看看Isak的留言,去咖啡馆找他?还是说他看到了,但他避开了。

还有,他家里发生了什么事?

Isak躺在床上,不知道怎么思考这些问题。换句话说,他不知道怎么度过没有Even的一周。

他们没有认识很久,但他们接过吻。他们对对方的生活一点都不了解,但他们在一起,却觉得已经熟稔到不需要多问。

他侧过身,看着床头柔和的灯光。一周很快就会过去,再见到Even的时候也许可以问问他,他是怎么和Princess Vivien告别的呢?

周五   8:00  SCHOOL

Isak无法形容再次见到Even的情景,对方似乎瘦了很多,帽子下的脸略显苍白。Even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上前抱住了他,又很快松开了。

「我很抱歉Isak...」

「家里还好吗?」Isak打断了他。

「嗯。但是很抱歉我没有处理好和你的事,我知道当时我的方式实在不是很合适。」

「嘿,你不需要对所有的事情负责。每个人都有突发状况对吧。」Isak拍拍他的胳膊。

Even笑了一下。「我总是会想到你。」

「想你当时在干嘛,见面会和我说什么,我们会去街上闲逛,喝啤酒,或者去看电影。」他蓝色的眼眸弯弯地看着他。

「我给你介绍我最爱的导演,然后我们跑去公园跳舞。你喝多了,吐得厉害。我们跌跌撞撞走进旅馆,我开始吻你。」

Isak皱皱眉打断他,「Even?」

「嗯?」

「我漱口了吗?」

Even大笑起来,「你太可爱了。」

Isak扬起嘴角看着这双蓝色眼睛。

然后他吻了他。不知道谁的口腔中有淡淡的烟草苦味。

_tbc

好久没写啦。接上文。终于搞了合集。希望过年前完结吧。有人能看出来Even说的是什么吗?



I Like Me Better(五)

周三  23:00  HOME

Isak躺在床上。厚厚的蓝色窗帘把风雪挡在窗外,屋内是一片暖黄色的灯光。

他想起小时候雪下得太大,学校会停课。他和邻居的小孩就撑着大伞在街上深一脚浅一脚地踩雪,后来连伞也丢在一旁开始堆雪人,双手冻得通红。回到家妈妈赶他去洗澡,当他裹着毯子坐在客厅里时给他端来热腾腾的牛奶。太久了,他不记得同伴的脸,也不记得妈妈的脸,只有飘着雪的灰色天空历历在目。

后来也是一个大雪天,妈妈没有像往常一样迎接他。他打开门,屋内是冰冷的,昏暗的。妈妈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走过去,怯生生地喊了句“妈妈”。她抬起头来,没有化妆,还脏着脸。她把他搂到怀里,不停地亲吻他的发顶。有温热的液体滴在他的头发上,渗了进去。他不敢动。直到他腰都站酸了,妈妈推开他站起来,穿上外套,又折回来,摸了摸他的脸,然后推开门走了出去。

他记得过了很久很久,爸爸才回家。然后医院,学校,医院,学校。他再一次和妈妈说话是在病房里。
他记得他站在床前,看着她毫无光彩的脸,问:“妈妈你会好起来吗?”

妈妈没有回答。过了很久很久,她突然开口,让他把窗帘拉开。她看着窗外,喃喃地说:“雪停了啊。”眼泪流了下来。

爸爸带他回家的时候,妈妈突然叫住他:“Isak,妈妈可以好起来,但是这太痛苦了,你会原谅我吧。”

后来他就很少去医院了,后来爸爸告诉他他们离婚了,后来他去参加了妈妈的葬礼。

他还小,穿着肃穆的西装,牵着爸爸的手。他看见两只甲虫一直努力翻过妈妈的墓碑,但是不停地掉下来。他还不懂得失去一个人是什么感受,也许是下雪天回到家,再也没有毛毯和热牛奶。没有人牵着他的手走在铺满落叶的街上,没有人告诉他要买什么样的面包,没有人和他一起玩拼图。

他也不懂得什么叫爱情。虽然他看过父母的亲吻,偷听过他们争吵,但他读不懂母亲出事后父亲的眼神,和半夜孤独的背影。

他现在仍然不懂得更多。他知道母亲得的是抑郁症,可他不明白为什么,她为什么不开心。

闭上眼,他又想到了Even。那个仿佛有魔力的人。一颦一笑都触动他的心。他是最好的爱人,他想,翻了个身,沉沉睡去。

周四  12:00  SCHOOL

Isak在人群中来来回回地搜寻着Even的身影,可是白费功夫。他打算和他聊一聊。比如他们的家人。爱好。这些本来在第一次见面时就聊得事情。因为他发现他对他所知甚少。他甚至没有他的号码。他们唯一的联系就是储物柜。对,储物柜。今天打开的时候里面没有纸条。

到了上课的时间,Isak不得不放弃等待,但他塞了一张纸在Even的柜子里。写的是:

嘿,还好吗?有时间的话学校咖啡厅见?我下午三点以后都在那。



_tbc




时间才过去一天。完结遥遥无期_(:з」∠)_
感觉我开始扯淡了。ooc属于我(有什么可骄傲的)

I Like Me Better(四)

奥斯陆从他们亲吻的那一天开始下雪。

周三  7:00 HOME

Isak睁开眼的时候窗外的雪已经积的很厚了。他按捺不住雀跃的心趴在玻璃上看着高高的白色屋顶,不知道是因为雪还是因为吻。他飞快地洗漱、穿外套,烤了两片加了小豆蔻的面包,戴上帽子,把深红色的围巾在脖子上随便绕了两圈,走出房子。

现在还很早,路上很安静。雪还在下。他撑着一把黑伞,在街上漫无目的地走。远处有铲雪机在工作,发出低低的轰鸣声。他低头看自己咯吱咯吱踩着雪的双脚。雪粒簌簌地落在伞上。此时此地没有其他人,但是他知道他在想一个人。

他有没有醒来。

有没有和自己一样在看雪。

有没有在为雪下个不停而苦恼。

他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微微扬起伞,看了看街对面。一个带着帽子的瘦高的身影映入眼帘。对方靠在没开门的咖啡馆旁的墙壁上,手里夹着一根烟。他感觉自己的手在抖,但他知道这不是悲伤的颤抖。他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到青年身边的,他一边希望红灯再短一点,一边祈祷对方不要离开。他把伞移到对方头上,对方吸烟的动作顿了一下,缓缓地直起身来,看到Isak冻得红扑扑的脸颊。

Even熄灭烟,一下子笑了。

“你知道吗?我都要怀疑你在跟踪我了。”

Isak看着他,不置可否。“走吧。”

“去哪?”

“不知道。”

Even很自然地握住他没有撑伞的手,“走吧。”

他们手牵着手沿着街走了下去。就像雪还在下。



“喜欢雪吗?”

“嗯。你呢?”

Even从口袋里抽出手抓了一把街边的雪,用手指碾了碾。

“我喜欢那种,又湿又软的雪,那必须是大片大片的雪花。这样的雪粒,看起来都不会化。”




“小时候我每次看到雪都会想到一种中国的食物。”

“什么?”

“绿豆汤。就是夏天的时候,把绿豆放在水里,煮的沸沸扬扬,直到汤变成红色。可以解渴。”

“怎么会这样想?”

“下雪的时候。屋子里很暖和,所以窗子上都是雾气,看着就很像在煮绿豆汤啊。”

“你会煮吗?”

“下次煮给你喝。”

“你小时候就像现在这样吗?”

“不知道。但是我一直很喜欢躺在阁楼上,看着月亮胡思乱想,直到自己睡着。从小到大。他们找不到我就说‘Even肯定又在阁楼上’。你呢?”

“我就是很讨人厌的那种男孩。剪掉毛毯披在身上假装是超级飞侠,把邻居家的猫挂着晾衣绳上,用妈妈的口红画画。之类的。你肯定不会喜欢的。”

“谁说的。”Even低头在Isak额角亲了亲。

“真的啦。”





“要上课了。回学校吗?”

“不行Isak,我生病了。”

“怎么了?”

“下雪天不能乘坐公共汽车之病。”

“哈哈。”

   


17:00  BUS

Isak坐在回家的公交上。他和Even游荡了一个上午后回到学校上了下午的课。

天已经黑了,他坐在后门旁的第一个位置上,车上的人不多,大都穿着雨衣,一脸疲倦。大概是同风雪奋战后急着回到家喝一杯热腾腾的咖啡。

车载电视正在播报雪情,旁边有人在小声讲电话。声音宛若雪花落入一杯温水。Isak突然恍惚,仿佛几年后,他也坐在这样的车上,等着回家。

回到他和Even的家。

_tbc

作者的话:很久没写,时间才过去一天。对话部分两人没有明确指示,但是有特定的节点,但愿大家能看懂吧。有些语气把握的不太好。可能有点ooc,抱歉。

『我不是药神』非常主观的评价&一些衍生脑洞

总体来说,这部电影的前半段看得我非常难受,尤其是递药、交钱的那一段,音乐节奏很快,看得我心惊胆战。几乎是要当场拎包走人了。然而影片过半,内容突然变得温情,虽然我没有落泪,但不代表我没有被感动。尤其是老吕去世的那一段。和黄毛去世的那一段。

那么我想我把电影分成的两个部分也对应着主角程勇心路历程的两个状态。从开始的逃房租、打前妻和利欲熏心的商人形象,到后来为了救人卖亏本药、送儿子出国。这种转变的直接诱因我想就是老吕的死亡。

不知道大家怎么看待他的死。影片并没有直接点明他的死因。可能是病情恶化抢救无效,也可能是他选择了自杀。我个人偏向于后者。他在夜里回头看妻儿的一笑宛如一种谶语。我非常喜欢这一段。

如果说死亡是一把钥匙,那么程勇悼念故友出来的一路就是最后拧开的动作。我个人对眼睛非常在意。我觉得不理解甚至是偏见,来源于陌生和隔阂。在我曾看过的一个演讲中。演讲者通过镜头记录下lgbt人群的样子,做成短篇视频发布在网络上,希望通过这种方式促进同性恋权益平等。她说,「我想让你们看着这些眼睛,然后告诉他们他们不配拥有和你一样的权利。」在这部影片中,程勇穿过人群的时候,镜头下的一双双年轻的、年迈的、憔悴的、顽强的、渴望活着的眼睛,让我动容,我想也让他动容。你无法看着他们,然后说因为你没钱,因为你倒霉,所以就活该受这个罪,我没有义务帮你,你要么一夜暴富,要么等死吧。尤其是当他们是你的朋友,亲人,你生活的一部分。我私以为这一段值得好好看,从这些眼睛中,你能看出什么?

影片中程勇的四个合伙人,应该代表了三种不同的患者家庭。吕先生,遭遇飞来横祸,但家庭幸福,妻子对他始终不放弃。小黄毛,早年离家,无依无靠,只有自己一个人硬抗。群主女儿,生病后父亲无情离开,母亲迫于生计在酒吧跳舞。神父他好像不是病人(?)反正他没什么代表性。

从人物塑造的角度。主角塑造的非常好。前后强烈反差,不突兀,不做假。值得一提的是群主在看酒吧小哥跳钢管舞时拼命喊「脱裤子」这一段。后来放的特写镜头特别棒!这一段表现力非常足!她当时的内心应该是一种宣泄,自己以前一直都是被叫脱裤子的人,如今角色转变,她像是报复一样,把受过的苦痛、压迫和不尊重全部用一句「脱裤子」还给别人。很痛快,很悲情,很动人。

但是对于影片结尾,我觉得是一大败笔。下面是我简单的改写。即我认为的结局是这样的→

接程勇被抓后。

审讯室

“为什么卖假药?”警员握着笔头也不抬。

“不为什么。”

“程先生请配合一点,我们这是走相关程序。”

程勇嗤笑了一声,沉默良久。

“……因为我认识他们,你不认识。”

法庭上

主法官听完双方律师的陈述后,向被告人程勇问道:“被告还有什么要补充吗?没有的话休庭三十分钟,之后将宣布评审结果。”见程勇没有开口,他摘下眼镜。

程勇站了起来,老法官把眼睛重新戴上。

“我没什么别的话。罪我认,但是那药不是假的,可不可以还给病人。”

押送程勇服刑的车上。

坐在副驾驶上的小警员看起来刚刚上任。一路上,他回头几次,欲言又止。最终忍不住问道:

“你图什么呢?非亲非故的。做亏本生意还犯法。”

程勇轻轻的笑了,淡淡地说:“小兄弟,你见过佛祖吗。”

警员撇撇嘴,把头扭回去,“真标榜自己是救世主啊?”

“不是。我不想当神,我就是心疼。”

三年后

程勇走出监狱大门的一刻,看见曹警官倚着车站在门口。

“咱俩,找地儿喝点?”

“走。”

_The END

Love hurts sometimes.One of the best love stories I've ever seen.       #ME BEFORE YOU#

I like me better(三)

周二  15:00  BUS

Isak坐在最后一排的窗户边,看着一晃而过的街景。今天他没有收到Even的回信。早晨、中午、下午,他打开柜子检查了三次,可是一张纸也没有。他抓了抓头发,把帽子重新戴好。

这算什么呢。他想。以前这个时候他做什么?他发现自己记不清楚了。如果收到回信的话,这个时候他应该在图书馆写信,或者读读书。可是今天没有。他突然感觉以前的生活好像离自己有几个世纪那么远。

没有Even的时候,他通常干什么?

他闭上眼睛,打算过一会儿就回家。旁边有人坐下了,他瞥了一眼。Even!

“Hey!”

“Hey.”

“在干什么?”

“没有。就是,看着窗外,假装成一个,脾气暴躁的维京人。”

“哈哈,维京人!抱歉打扰了这场行为艺术。”

“没关系。”

“所以,你的船怎么样了?”

“哦,非常好。今天海风很强劲,我们差不多一直全速前进。”

“我们去哪儿?”

“返程!我们刚刚干了一票大的。兄弟,成箱成箱的珠宝!”

“也许回去后我能将Princess Vivien介绍给您,Captain Isak。”

“万分荣幸。”他们同时大笑起来。

“我喜欢你的眼睛。”Isak说。

Even笑得更厉害。

车子停在了站台前。

“要不要跟我下车?”Even看上去有些紧张。

“嗯?”

“和我下车。”

“...好。”他们跳下公交车。11月的挪威,现在已经是傍晚了。

Isak不知道这是什么地方。他们就这样漫无目的地走。Even去买了两杯咖啡,他们沉默着走在街上,间或啜饮一口。

“你知道我们现在在干嘛吗?”Even打破了寂静。

“散步?”

“不。我们在拍电影。”

“哈?”

“我最爱的三部曲。男主角就是在火车上偶遇女主角,然后他们一起在维也纳下了车。”

“所以,我们就像是他们?”

“不,我们不像他们。我们不会分开几年,再在一个身不由己的处境重逢。”

Isak转过头偷偷看向Even。恰好对上一双蓝色眼眸。天上开始落下细细的雪粒。Even慢慢低下头,额头抵住Isak的额头。Isak扬起脸,嘴唇碰到一个柔软的东西。他们轻轻地吮咬着对方的嘴唇,雪落在他们的头发上。Isak闭上眼睛,任由Even加深这个吻。他们不需要知道这一切如何发生,就像雪亦无从知晓它为什么要降临。

他们坐在回程的公交车上,Even把他搂在怀里,吻他的额角。

“你知道我想到了一首中国的诗歌。”

“嗯?”

“在月色和雪色之间,你是第三种绝色。”


_TBC

如果要我来翻译最后一句,那会是:“There're three beauties,the moon,snow and you.”


I like me better(二)

周一  16:00  ISAK'S ROOM

天还没黑,但由于拉着窗帘,屋内很昏暗。Isak躺在床上,看着透过缝隙的光线。

无所事事的周一傍晚。

他把Even写给他的字条都放在抽屉里,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愿意扔掉。

他不知道很多事。比如,明天会不会遇到Even,比如这些字条之后是更多的字条吗,比如他应该做什么,或者说,他们会怎么办,会不会成为朋友。Isak感觉作为一个直男他的反应有点过度优柔寡断了,但是他不能否认的是Even和任何一个人都不一样。他从来没有这样的感觉,对任何一个男孩,或女孩。

他叹了口气,撑着床坐起来,他需要找点事情做。

周二  9:00  SCHOOL

Isak在储物柜中发现了一张纸。一定是Even。他发现自己竟然有点紧张。

「Hey,上次聊天的时候忘记跟你说了,晚上记得看一看月亮🌙。ps.猜猜我是怎么发现你的柜子的。」

Isak觉得有点好笑。只有小孩子才会做这样的傻事,看着月亮,幻想自己有绿拇指可以做一架梯子爬上去。

中午吃饭的时候他看到了Even,于是他在Jonas等三人的诧异眼光下说了句有点事,就端着盘子坐到了Even面前。

“Hey.”Isak露出一份五星级微笑,“你是怎么找出我的柜子的?”

“...我会魔法。”

“...。”

“这是秘密Isak。午饭时间不能说秘密。”

“好吧。但是我也需要知道你的柜子这样才公平。”

——

「我猜想你之所以能找到我的柜子是因为看管柜子的小精灵和你很熟。ps.今天傍晚远远地看见一只小猫过马路,它跑得实在太快了以至于我感觉它身子下面不是腿是轮子:)」
Isak发现自己写给Even的第一封回信是这样的。第二天早上他把信塞进Even的柜子里。

「你的进步真是让我吃惊🙂昨天我也看见了一只小猫我叫她Princess Vivien不知道是不是你看到的那只。在作业中谈论了一点点关于永恒的话题不知道你怎么看。ps.昨天的月亮看到了吗?」

「看到了!超级圆!而且我是看着它慢慢升起来的,你看过吗就像月亮本来是透明的然后你在里面注了奶油。我没有考虑过永恒这么深邃的问题但这让我想到了点石成金的国王,但愿不要有永恒。」

「这个故事很合适!谢谢你Isak我考虑把它加入我的文章中。Princess Vivien今天吃了我喂的肉丸。我又想起来一部电影,女主角带男主角来到自己小时候去过的墓园,专门去看一位投河少女的墓,她是永远的16岁!」

「这个故事有些难过。我母亲三十岁的时候去世了所以我每一年生日的时候都会想,很快我就要和她一样大了。所以从这种意义上我们每个人都会在某个年纪被定格,我们都是永恒的。」

「很抱歉勾起你的回忆了。你说得很对,人生就像是一部不能重播的电影,死亡就是片尾曲过后的黑屏。晚安。」

「没关系。今天和Jonas他们去了一个派对,你知道啤酒配酸奶是什么感觉吗!我们几乎兑着喝了一整瓶!回家的时候月亮很好看!周围是层层叠叠的云朵,就像我在一座深井里!我想我以后也许会研究天文学,太美了!晚安!!」

_TBC

作者的话:我不知道酸奶配啤酒是什么味道😂

Cardamom21:

【ins翻译】Skam完结一周年,轰母ins更新三张照片。文字翻译如下:


一年前,随着Skam最后一集的播出,我们很多人翻过了生命中重要的一章。在这部非常重要的剧集中,许多话题得以探讨,许多扮演者得以获取一个表达自己声音的平台。大约一年前,在Rockslide Festival,我在这面有名的涂鸦墙上看到了Isak和Even。看到这么真实的事物真的是一种超现实的经历,令我意识到这部剧集带了多大的震撼与影响。那也是我第一次参加访谈(“talk”)、与你们见面的经历之一!这也是最早的一次难忘的旅程,在这些旅程中我遇见了许多专注虔诚的粉丝,倾听你们的故事、感受你们的爱。在此过程中,我感受到这部剧集与不同的方式使世界各地人民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在此,我对@julieandem表示诚挚的敬意与赞颂,感谢您无畏地写出了这些改变世界的故事,创造出真实诚恳、有血有肉的角色。我知道,您鼓舞了下一代的人们。